Monday, February 12, 2018

乐捐或伤害

2017年我忙于推荐《半岛旅摄》,参与了许多文化活动,是一些地方社区的民办活动,沒有商业赞助也沒有政府津贴,经费来自文创市集的摊位租金,不足则由各表演团体补足,可说是出钱又出力且未必讨好。

有好几次我趁着市集未开始的空余,抽身去观看各形式的展览或演出,当中有摄影展、画展、文化表演等等,各都有着一个共同点,都以"乐捐"募款,当中的方式有的是在入口处置放乐捐箱,或由义工在观众席募捐。曾经有好几次,我在工作间与朋友闲聊时,不经意看见义工点算捐款,沒看见义工们的神情,但要看出是稳赔不赚真不必神机妙算。赔本早已在意料之中,最伤害的是乐捐箱里的零钱比纸币多,当中竟还有好几枚一分钱!

《半岛旅摄》于2017年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场地赞助,举办了一场为期7天的旅游摄影展。吸取了过去所参与的文化活动中得到的经验,决定不设"乐捐箱",改为"自助收款箱",展览期间售卖的书、照片和明信片都自助投进收款箱里。全场数百张作品不计成本打印展出,更出资赞助华乐演出,也得到kenlee vking小提琴家,和eunice chai肚皮舞蹈的义务表演,还有许多嘉宾分享,节目多姿多彩,是一场出钱出力又赞助文化的展览,也是一开始就打算赔本的旅游摄影展。赔本做事并不是因为我富裕,而是知道自己的胸襟有多大,是小到容纳不下大众对文化付费的尺度,更承受不了"零钱"的伤害!也决不让"零钱"有机会羞辱两年的旅摄!

好不容易地,2017年在个人财库在近乎掏光下结束,庆幸贵人买了我胡乱开价的劣作,才不至于赤字跨年。2018年在戊戌狗年来临前,我出席了另一场在公众场合的募款活动,主办单位策划了连串表演,先是廿四节令鼓,然后华乐演奏,随即是流行曲乐团,现场围满了观众,每个人手中虽然提着名牌购物袋,每支乐曲演奏完毕,观众的掌声在主持人的呼吁之下如雷贯耳,场面热爆了!当表演结束时,主持人用麦克风道谢,然后呼吁乐捐,再表明款项将用作帮助清贫学生。言毕,现场观众竟如惊弓之鸟般四处散开,留下刚行好鞠躬礼的表演者,还有捧着乐捐箱的学生。

文化付费的观念在大马不高,大家沒有这意识,乐捐往往会对表演者造成羞辱,这羞辱并不是来自乐捐的形式,而是大家心中的那把尺,许多人有测量歌神的长尺,有测量穿在身上的名牌的长尺,却没有一把爱护自身文化的短尺。

乐捐其实伤害了文化付出,倒不如换个方式,订个文化付费,再回馈付费者一份小礼,慢慢建立文化付费的意识。



Tuesday, December 5, 2017

自言自语 之 公诸于世

公诸于世前先说说我和黑摄会这个脸书群的关系,在今年3月,群主Wyman Wong约我在康乐花园的Ikon喝茶,当时Wyman Wong向我申诉一人之力无法把群组活动办好,沒法引起关注。我当时建议应多拍与社会动态相关的照片,网络上的"糖水照"已经泛滥了,难有作为。不久之后,在完全沒有得到我的同意之下,我成了黑摄会的顾问,当时沒拒絕,因为也不过是群聊组里加了我,除了吹吹水外,黑摄会的事我别无作为。

2017年9月某日,我在朋友的穿针引线下,得到摄影展场地赞助,日期是一个多月后,换言之,筹备工作大约只有45天。摄影展的整体构思在大约一个星期后出炉,紧接着的工作是选照片,印刷,海报设计,宣传等等,同时也邀请几位摄影师以邀请嘉宾身份参与,这环节完全是为了让不同风格的摄影从网络走到实体,用打印照片呈现和分享心得,然而此举却令摄影展蒙上一陀苍蝇粪。

黑摄会群是受邀请单位之一,群主是Wyman Wong,Admin是群主夫人Ameichai,我在9问23日11:23通过脸书私讯上传了正式邀请函于黑摄会理事群聊,私讯显示了"Seen by everyone",然而无人回复,由于时间紧凑,我在两天后再次私信提醒,并注明最迟得在同天晚上回复,否则当"已读不回,没兴趣参与"处理,但是依然沒有人回复。

隔天,群主Wyman Wong回应,内容大意是手机无法打开邀请函,然后表示抱歉,并祝摄影展成功。其实邀请函是PDF格式,我的廉价手机能打开,相信用高档手机拍照的Wyman Wong应该也可以开到。真的不能的话,我想多廉价的电脑也能打开PDF格式。来看看信息截图:


已读不回这种现象其实见怪不怪,用"无法在手机上打开"实为肤浅马虎不专业,不过我沒把这事放在心里,毕竟要忙的事实在太多了。然而事情并沒有就此结束。

受邀请的摄影师当中有两位是黑摄会的Group Member,黑摄会即不想参加,那也沒理由阻止Group Member以个人名义参加,这岂不是抹杀了全体Group Member的机会!?然而,群主夫人显然不是这样想,其中一人地位较新的Group Member,收到这样的信息:


无言!另一位地位较高的Group Member,没有收到类似的警告,不过事情也沒有这样而告一段落。

10月23日,群主Wyman Wong在黑摄会开了一个活动(Event),活动名称沒有注明"半岛旅摄",但是活动地点,时间,日期完全和半岛旅摄旅游摄影展一至,明显有意混双胞,骑劫荣誉。对此,我马上发私信要求加上官方活动名称,并提醒摄影师,这已违反了协议。Wyman Wong心知闯祸,马上删除活动,又再次展示黑摄会大佬的气度,继上次"无法在手机上打开"之后,再次说抱歉。






两次说抱歉,我也沒有太在意,真的太忙了!半岛旅摄旅游摄影展期间其中一天,黑摄会夫妇静俏俏到访,为夫的在四周边逛边瞄,为妇的戴着帽子低头听分享会,沒有和我打招呼。之前两次说抱歉一次说见谅的大佬气度怎么变成鬼鬼祟祟了?

最后,Wyman Wong在半岛旅摄旅游摄影展结束后,在群聊里祝贺"恭喜TTS摄展分享圆满成功",然后把我从群组中移除。此举无疑是在挑泼离间,破坏我和这位受邀嘉宾的关系!乃小人的行为,是摄影圈中的毒瘤!

*TTS乃是他的爱徒(即文中地位较高的Group Member)另组的摄影群,也是黑摄会的救生圈。


此文特别忠告摄影各界人士应以此事做前车之鉴,免步后尘,与此人小心交往。

事情绝无虚构,绝无巫诰!

Friday, November 17, 2017

人文风韻 看见波斯的伊朗初体验 Part 7

重回喧嚣又逃离喧嚣
设拉子是旅途中南部的最后一站,接下来搭了14个小时长途巴士返回德黑兰,在抵达当天住的同一家廉价旅馆睡了一天,醒起时是隔天的中午,搭地铁到德黑兰巴札,在市集正门的烤肉店吃了一个大三文治。3月中旬在伊朗各地的巴札都人满为患,大家都为3月尾的纳吾肉孜节忙碌,为期两星期的春节是伊朗最大的节目,德黑兰巴札是伊朗最大的市集之一,在佳节来临时更加喧嚣热闹,拥挤不堪的程度令人怯步。不甘在街头无所事事,于是再搭地铁到前美国驻伊朗领事馆,地点在金融区,街道宽敞整齐,也较清静。这栋曾经举世瞩目的建筑物,即曾是美国领事馆,也是中央情报局策划政变的基地,于1979年被大学生占领,扣押了52名美国官员达444天之久。这栋对伊朗历史产生深远影响的建筑物,目前改作展览馆,外墙绘上许多讽刺美国的壁画,展览馆内展示了中央情报局的文件和通讯器材,显见伊朗政权煽动反美情绪的用心。

德黑兰的拥挤繁忙丝毫不逊世界级大城市,沒太大的留念地又往外迁,这回往北,翻过厄尔布尔士山脉到里海(Caspian Sea)到海边小城恰卢斯(Chalus)度假去。从德黑兰到恰卢斯,不得不提翻越厄尔布尔士山脉的沿途景色,这段约200公里的路途,大部份都在翻山越岭,道地曲折,一般海拔在3000米以上,经过水坝和雪山,景色美不胜收。如果包车的话,可逗留沿途的野餐营地,或者在水坝旁拍摄雪山倒影,又或者在高山积雪的地方堆雪人打雪战,奈于孤身搭公车,一切只在幻想中。

恰卢斯在里海边缘,是伊朗人夏天进行水上活动的地方,对来自热带海洋国家的人来说,里海说不上有吸引力,何况在冬天,来这里主要因为剩下的旅程天数不长,恰卢斯最适合2天1夜小旅行。里海面积达37万平方公里,是世界最大的湖泊,沿岸的有伊朗、俄罗斯、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五国,由于水下资源丰富,包括油田,因此里海是"湖"还是"海",一直在争议中,因为按照国际法律,两者区别主宰着各国对资源的共享程度。除了矿产,里海另一珍贵资源是水中的鲟鱼,这种鲟鱼是鱼子酱的主要加工原料,然而严重的污染对里海的生态破坏,对鲟鱼的繁殖,已经造成毁灭性的威胁。

到恰卢斯度假,除了水上活动,乘缆车上雪山看海景,攀爬厄尔布尔士山脉的高峰,都是到恰卢斯的热门活动,当然必须要在对的季节,否则纯碎到此一游,或为了逃避喧闹,在海边吹吹风,喝无酒精啤酒,吹水烟,吃这里出名的烤白鱼,住进淡季时超便宜的海边别墅,隔天睡到自然醒,再搭公车,又意犹未尽地看一次雪山水坝,最后直奔机场,赶在午夜前盖章离境,结束17天15夜的伊朗旅行。

1个人,17天,15夜,6个城镇,函盖老城,古迹,沙漠,盐湖,内海,雪山,出发前种种毛骨悚然的劝告,入境时的不安情绪,热情好客的伊朗人,天天朴饼充饥,受邀到班上致词,女性服装沒有遮脸面纱头巾仅仅只是披上,这些是我对伊朗的初体验,对伊朗的印象沒有谣传中般狼藉,从旅客身份来说,一切正面良好。






















如果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或你喜欢这篇文章,可以请小编喝杯茶,让他继续写更多,谢谢!


Wednesday, November 15, 2017

人文风韻 看见波斯的伊朗初体验 Part 6

设拉子 - 古韵味之都
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是位于亚兹德和设拉子(Shiraz)之间的波斯阿黑门尼德王朝都城遗址,这个雄伟的历史遗址离设拉子较近,因此许多人把这里纳入从设拉子出发的景点,然而从亚兹德前往设拉子途中,经过波斯波利斯参观才去设拉子的路线是较顺路省时的。前提是不能搭巴士,必须找人拼车,否则只能先搭巴士到设拉子,再跟一日游去波斯波利斯。

从亚兹德前往波斯波利斯的路途上,景色不再荒漠一片,看起来不高的山顶却积了白茫茫的雪,事因伊朗全境都在高海拔,波斯波利斯是处于海拔1630米,稍为高的山在冬天都会积雪。波斯波利斯古城曾在这高海拔的平原,被尘沙覆盖而消失,今日所见的规模是被挖掘出来的冰山一角。这座显赫一时的都城规模宏大,始建于公元前522年,前后共花费了60年的时间完成,从此耸立在波斯平原上,不仅是世界上最强大帝国的心脏,也存储帝国财富的巨大仓库。直到公元前330年,亚历山大大帝攻占了这里,疯狂掠夺之后将整个城市付之一炬,剩下石刻的柱子、门框和雕塑品依然完好。波斯波利斯的入门票是5美元,都城古迹占地极大,可游览一整天至日落,天黑才进城。

公元10世纪时,设拉子是波斯文化中心和首都,名闻天下的设拉子葡萄酒发源地,是浪漫和诗意之城,这些辉煌已成过去。入夜时份进入设拉子,市内灯火红绿相映,处处栽植花卉,花园喷水池溅起水花朵朵,一扫多天以来各地的干旱枯燥感。交通拥挤是伊朗城市逃不过的恶梦,设拉子也面对同样的问题,有人把问题归咎于每公升0.25美元的低汽油价,但是今天的包车司机似乎无动于衷,从亚兹德带来盛满红茶的热水瓶,半路买的瓜子零食,和我们堵在车龙中边吃喝边聊天,最后在他的协助下找到闹市中绝佳位置的旅馆,临别前还在茶馆喝茶吹水一番,好像朋友送行一般,伊朗人就是会享受生活,有人情有温度。

设拉子的住宿必须以地点为优先考量,最好在粉红清真寺(Masjed-e Nasir-al-Molk或Pink Mosque)在步行距离内。粉红清真寺位于闹市中的小巷里,建于19世纪未,典型的波斯雕花圆柱、彩色马赛克瓷片和玻璃,堪称伊朗最优雅的清真寺;早上8点至10点之间的太阳光线,穿过巨大的彩色玻璃透进祈祷室,形成颜色鲜艳的光影投射在手工精致波斯地毯上,这一幕令这座清真寺堪称伊朗最上镜的清真寺。粉红清真寺早上8点开门,住在附近的话能省却交通麻烦,把握最佳拍摄时间。

粉红清真寺离设拉子的巴札很近,这个巴札连接多个市集,范围很大,很容易迷路。设拉子巴札比较之前几个城市的巴札更道地,售卖的物品都是平日所需、佳节必备、衣着布料、传统手工艺品、道地食物等等,丝毫不觉有旅游气息,最适合漫无目的不在乎迷路的闲逛。巴札里有几家不太好找的传统餐馆和茶室,也有到处都有设拉子著名的波斯甜点-Faloodeh(一种冰淇淋)。

设拉子是另一个许许多多门票景点的地方,旅费有限的话倒可以轻松一下,白天找个咖啡馆惬意度过,晚上再出发。

光明王陵墓(Aramgah-e Shah-e Cheragh)是公元835年伊斯兰教先知伊玛目之兄Sayyed Mir Ahmad的陵墓。晚上去陵墓感觉有点阴森,说去清真寺倒比较尝心,不过光明王陵墓的确是穆斯林祈祷的场所,换成在亚洲国家,特别是对华人旅客,导游应该干脆说是清真寺,以免避忌。这是一座华丽的圣陵,宏伟的穹顶建筑物前是个宽敞的庭院,四周气氛宁静。非穆斯林不允许进入圣陵,但是礼貌地表达意愿,且遵守规举的话,一般会被接纳。圣陵里充满虔诚气围,信徒以伊斯兰什叶派仪式进行祈祷,令人咋舌的是圣陵里,从墙壁到天花板用微小镜片拼凑成的图案,在灯光的照射下,折反出耀目的光亮。如水晶宫般的场景,令人念念不忘,唯圣陵里不允许拍照。

光明王陵墓不远有另一座陵墓-Imamzadeh-ye Ali Ebn-e Hamze,是Sayyed Mir Ahmad的弟弟Emir Ali之墓,规模较小,不过管理层对外国游客非常热情友善,并提供导览,在导览员监督之下可在圣陵里拍摄,弥补了光明王陵墓留下的遗憾。

渐渐习惯了伊朗的食物,因干燥而裂开的皮肤渐渐缝合,走在街头可以主动用波斯语简单招呼,遇在旅客问路可以给予建议,设拉子是旅途的尾声,熟悉了又是离开时的感觉在这里产生了。


























待续。。。 

如果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或你喜欢这篇文章,可以请小编喝杯茶,让他继续写更多,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