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8, 2017

人文风韻 看见波斯的伊朗初体验 Part 2

着陆前有备而来的換装
从吉隆坡飞往伊朗首都-德黑兰(Tehran)的客机上,女性空服一改一贯的窄裙制服,换了长裤长袖衣,着陆前披上头巾,也通过广播提醒机上的女乘客,伊朗政府对女性在衣着上的规定。回国的伊朗女性习以为常地換装,然而所谓的換装也不过是披上头巾,额头上的头发还是露出的,也不见有带上黑面纱的妇女;其他国藉的女性也有备而来,只是有的脸露疑惑之色,似乎在担心身着打扮是否合格;男性们倒都轻松自在,二月尾的冬末,伊朗的气温仍然很低,沒有人会穿短裤背心,所以男性冬装标准合国情。

带着忐忑不安入境伊朗
持大马护照从机场入境伊朗,有15天免签期限,我偏偏订了17天后回程,硬着头皮和老外一起排队办签证。岂知移民局官员好像识破我的念头,从签证柜台走到我面前,看着我手上的护照问道:Malaysi?(我后来才知道伊朗人念Malaysia是少了后面的a),我本能地举起护照指着告示牌说:Visa,官员再客气地说:Malaysi,No Visa,go!我又本能地取出机票想解释,根据机票上的日期,我是得办签证的,官员未等我开口又说:Malaysi,No Visa,go!纠缠了几次,官员开始不耐烦,Malaysi,No Visa,go!的说词言气越来越重,最后在众人百思不解的目光下,只好放弃纠缠。心想再过30分钟便是午夜,就过了一天;回程班机也是午夜过后起飞,得在午夜前离境,这样就少了前后两天,算是未超出免签期限。心中盘算着,时间一过午夜12点,选个亲善脸孔移民柜台盖印入境,岂知盖印上的文字,包括日期都是看不懂的波斯文,伊朗之旅就在这种不安的情绪下展开。

午夜时份的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客流量依然繁忙,机场的Wifi速度缓慢且不稳定,买了电话卡却无法马上激活使用(我后来发现在市内任何电讯公司买的可以马上激活),难搞的外币对里亚尔(Rial)兑换率令人头昏,几番辗转折腾之下竟沒一事办得妥当。推翻原本打算在机场大厅过夜的计划,改成漏夜进城投宿,希望一夜好眠保留体力,天明即离开德黑兰往南部走。机场沒有公共交通衔驳市区,的士是唯一去市区交通工具,要价750000里亚尔(约20美元),上车前通过柜台职员确实不暗英的司机知道地址。豪华车子驶进高速公路,一路上司机反复地看着地址,打了几通似乎沒人接听的电话,约30分钟后,司机取出香烟点燃,把车停在大道旁,下车刷了一会手机,再到车尾厢翻了一下,再上车继续行驶。不久之后,车子过了几个士兵把守的哨站,进入光线不足的市区道路,商店都己打烊没有任何行人,车子反复地在相同的几条街道穿梭,连手机导航也用上了,仍然还是沒完沒了的乱窜,寻找旅游攻略上抄来的廉价旅馆地址。

伊朗的第一印象继签证、入境日期、手机卡不能用、搞不懂汇率之后,不安的情绪继续蔓延,种种不利旅行的劝说开始浮现脑海。

要找的旅馆在德黑兰南部的Amir Kabir St.,是一条很长的街道,有很多出售汽车零件的商店,旅馆都在这些商店的楼上,一些不设招牌,或招牌不显眼,甚至没有灯光照明,而且晚上都关门,电话也沒人接,实在不好找。我和司机在长长的街道上逐间找,花了半个小时才找到,司机二话不说帮我拿行李上楼,按了许久门铃终有人应门,两人见面即叽哩咕噜的交谈,从肢体动作看来,应该是埋怨怎么不接听电话。安顿好房间之后,司机收取说好的750000里亚尔车费,不安情绪开始安抚下来。在窄小的房间里,开了暖气,闭上眼睛入眠,心想如果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吉隆坡,会有怎样的结果?

我对伊朗的印象是从不安、寒冷、黑暗,到尽责、安稳、踏实。

第一幕景色 第一顿主食
一夜好眠到天明,清晨的街道依然冷清,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穹顶,在伊朗的第一道阳光明媚温暖,这是旅途上第一幕细心欣赏的景色。

伊朗人的主食是Naan,是一种面粉做成的烧烤厚朴饼,可作早午晚餐,现烤的Naan最受欢迎。在旅馆不远处便有一间卖Naan的店,店前许多人排队等着,长方形厚厚的Naan从炭炉取出即递到顾客手中,也不必包装纸,有的拿着边走边吃,有的拿回家或店里享用,附近也有卖茶卖鸡蛋的早餐店,一份早餐是一片Naan,可选牛油、乳酪、炒鸡蛋当佐配,红茶更是不可或缺的饮料。

一顿热饮饱食后,街道开始车水马龙嘈杂不堪,德黑兰动感起来了。背上背包步行到钱币兑换商集中的Ferdowsi Awe,沿途会有许多个人兑换商捧着一大叠现款呼叫"Rial Rial Rial",別让汇率混淆思绪,只须微笑以对,转进任何一间正规兑换商,兑换过程快速简单,童叟无欺。必须一提的是,街边的个人兑换商未必是欺诈份子,由于里亚尔贬值速度很快,许多人都想把里亚尔換成外币,不过这种违法行为还是最好别做。

德黑兰的交通非常拥挤,地铁是最方便的公共交通,计划中的9条地铁,目前有5条已投入服务,当中的1号线最方便游客,从北到南沿线函盖许多景点,前往伊朗南部城市的Terminal-e Janub巴士站也是1号线的其中一站。德黑兰地铁在繁忙高峰时段非常拥挤,是市民上下班的主要交通,票价为7500里亚尔(约0.20美元),当地人都使用一触即通预付卡乘搭。列车的最前和最后车厢是女性专用,不过女性也允许使用其他车厢,硬性的男女分开的规定并不存在。德黑兰地铁的指示牌和车厢内的到站显示都是波斯语文,但这一点都不会对外国旅客造成困扰,热情的伊朗人都很乐意为你带路或提醒到站。

窗外的穹顶,第一幕细心欣赏的伊朗景色。

Naan是伊朗人的主食,大清早即见卖Naan的店前许多人排队等着。

伊朗地铁有女性专用区域,不过硬性的男女分开的规定并不存在。

Wednesday, October 11, 2017

人文风韻 看见波斯的伊朗初体验 Part 1

2014年京蒙之旅,结束蒙古阶段后,搭上西伯利亚铁路列车,离开辽阔草原进驻北京。从一个人口密度最小的国家,到人口密度必须严控和疏解城市,心情指数从轻松自在跌到压迫紧凑,接下来的日子,大部份时间都在胡同里乱窜,或者躲进精品咖啡馆、书店里,有点失落的心情,任何可以寄托的事情,可能就是一个新方向。

和伊朗邂逅,是从北京书店的书架上开始,一本封面印上青绿色瓷砖拼凑而成的回教圆穹顶精美图案的书籍,内容集结了波斯古代文明和现代伊斯兰共和国的神秘、伊朗人的热情好客和西方媒体塑造的阴险狼藉声名、从荒漠废墟到世界遗产建筑物等等。书收藏在家里书架上两年后,停航了四年的直飞伊朗航线,以超低票价复航,令人迫不及待地敲下吉隆坡直飞德黑兰的机票,把书重新放在书桌笔电旁,方便空闲时翻阅,随时网上搜寻资料。一直到出发前,个人脸书上征旅伴的网帖仍然仅有人点赞,无人留言,上机前开设了个伊朗照片专辑,敲下出发前的心情简介:

"如果不甘在路途上平凡,或不喜欢平凡的路途,别对声明狼藉的坊间流言产生惊恐,那怕只是一个人的旅行,宝蓝色的穹顶也许只是镜头里的亮点,热情好客有礼的民情是字里行间以外的感受,走进曾经伟大的波斯,掀开神秘的面纱,还原一个充满惊喜的国度。"






























Monday, October 2, 2017

曾经的F1

我曾经是F1迷,几乎每场赛事都不会错过。

我曾经买过两张雪邦F1最便宜的入门票,却沒钱买泊车贴纸,只能把车停在大老远,然后和弟一起走几公里路进场,结果进场时赛事只剩两圈。

多年以后,我弟买了位置不错的F1门票我们一起看,还买了泊车贴纸,这次不必走远路了。

这次的F1取名为2017 F1nale,象征最后一场,以后不会再有大马站,F1即将成为大马的曾经。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这是烧钱的盛会。

我曾经再穷也买票看F1,如今大马是不再举办F1,我想我以后的日子应该富贵了。万一日子不富贵的话,我的钱到底去了那里,会不会是我太太拿去买钻戒!?


Sunday, September 10, 2017

佳能马拉松2017

看到佳能的发布时,挣扎了许久要不要报名,最后还是在最后一刻报名。

挣扎,不确定到时是否有空?不确定还会不会继续用这品牌?重量和年纪一直到提醒着,这种长时间的耐力赛事正传达着这个讯息。

最后一刻报名,连续参加了许多年,少了一次好像不完整,况且之前缺席过一次,确实有点遗憾。

Finisher Medal

Moments that matter

Grin

Rain

Silhouette

#cpmkl2017

Monday, July 10, 2017

其一大師

大師有兩種

其一,來到新書發佈會小書攤,用三秒翻完三百零一頁,"這些地方我全都去過,拍的比這些更美"

其二,綱購之後通過私訊交流,偶然發現其頭像出現在相機旗艦工作坊海報上,再發私訊確實身份,"朋友過獎了!大家交流就好"


Sunday, June 4, 2017

自卑的极端派

大马是个多元文化是国家,民族文化色彩丰富,摄影题材多不胜算,为凑足各民族文化特色系列,我在开斋节期间去了占米回教堂一趟,刻意选在星期五,想碰碰运气看能否拍下穆斯林的祈祷仪式,这点我在伊朗能够轻易做在,甚至被盛情邀请,然而在大马是事与愿违。

在祈祷仪式开始前,我留意到轻快铁站入口处,有一个马来妇女蹲在地上,双手掌心托着一本可兰经文册子,口中念念有词。我想把这一幕拍下来,又不想征求同意而乱了状况,于是不正面拍摄省略脸部表情,用黑白从侧面拍下马来妇女的脸部轮廓,记录下当时的街景。

我全神贯注地拍摄,沒察觉身后一位身穿宗教师长袍的马来先生留意着我,转身时见他上前,即开口问我为什么要拍她?我回答说只是把街道动态拍下来。宗教师似乎不满意我的回答,用谴责的语气说穆斯林不乞讨,那妇女蹲着就是在乞讨,然后又说马华公会总会长不应插手355法令等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对着先入之见的极端派,我无意纠缠,搞不好会因话多生事端,于是离开现场。

在穆斯林教意里,也许真有穆斯林不乞讨这教规,但是我表达的是当时的街景实况,如果马来妇女是在乞讨,那也是当时的实况,我沒有美化乞讨,更不会丑化穆斯林。"身穿宗教师长袍的马来先生"的反应有点过敏,是自卑的表现,怕污点被放大,却不想办法去除污点,或帮助弱势。再从对马华公会总会长不应插手355法令的立场看来,"身穿宗教师长袍的马来先生"的表现是不民主的极端思维,是不应在民主社会存在的。

我离开占米回教堂后,去了武吉免登,见在广场门口有三位马来年轻人在街边驻唱,从装置看,这应该是广场的宣传活动。我想如果"身穿宗教师长袍的马来先生"在的话,必会谴责在斋戒月不应该进行任何娱乐活动。

凡事须与时并进,否则恐龙也复活,人类就灭亡了。



Thursday, February 2, 2017

年初五 金鸡满园

新年期间到处人多车多,几天假期都宅在家吃喝。只在年初五去了仁嘉隆,先到满园文创享受清静,再去佛光山东禅寺看花灯。

满园文创 https://www.facebook.com/mansion1969/

佛光山东禅寺 https://www.facebook.com/fgsmy/

#Fujifilm #XT1 #35mm #Mansion1969 #FoGuangS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