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疯病康复者刻不容缓的希望

今天带着两支镜头到希望之谷,一支广角,一支50mm定焦,拍摄风景向来是广角镜较具优势,较有张力,这支镜头也预先接在机身,是今天拍摄的主镜。在湛蓝的天空下,阳光虽灼热,却是拍摄风景的最佳光线,然而我却临时变卦,改用50mm定焦,用诚恳不夸大的构圖,用记录真实的手法来拍摄希望之谷过去的疯,当下的景。

在整个导览过程中,我竭尽所能专心聆听,用心拍摄。美丽的景色,风格独特的建筑,固然引人入胜;一则则令人感动的历史,却是真正迫切需要记录和传达,定格摄影往往在这方面较逊色,这令我陷入束手无策的困境。

双溪毛糯希望之谷是早年用于强制隔离麻疯病患的地方,这里是个设备完善的小社区,社区里有医疗诊所、住宅区、电影院、义山、邮政局、警察局、监狱等,基本硬体设备无缺。然而公众对麻疯病的误解,令病患因躯体缺陷而痛苦的同时,心灵上还得面对歧视、孤立和排挤,更饱受骨肉分别的折磨。

导览结束后,听了成立希望之谷故事馆发起人陈彦妮述说十年来的采访和记录过程;希望之谷东院被折除以让路给玛拉工艺大学医学院大楼与有关单位的拉锯对抗;贪婪无厌的商业大机构对黄金地段的虎视眈眈。回到家更迫不及待的翻阅陈彦妮的著作,麻疯病康复者与后代集体被隔离的情感世界《回家》,读到作者自序后,便迫不及待地写下这段短文,把刻不容缓的希望转载网络。

希望之谷故事馆若顺利建立,故事馆将记载麻疯病康复者的口述历史,用声音、影像、文字和照片呈现,给麻疯病康复者在研究病毒实验的付出一个肯定、给误解麻疯病一个纠正、给麻疯病康复者分离的后裔日后寻根有迹可循,更重要的是公众对故事馆成立的重视,将有助保留希望之谷,以逃脱被拆除的命运。

这项计划已得到双溪毛糯麻疯病院参议会院长的支持,UCSI工程系师生领养工程蓝图,希望之谷的疯已经成为历史,这个历史故事需要风以飞翔,我愿是风,愿您也一起风。

如何成风?
抽空到希望之谷游览,

通过乐捐获取《回家》以了解麻疯病康复者的故事

希望之谷座标 https://maps.google.com/?q=3.221874%2C101.590541

感谢用心阅读全文,解我束手无策的困境。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