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的极端派

大马是个多元文化是国家,民族文化色彩丰富,摄影题材多不胜算,为凑足各民族文化特色系列,我在开斋节期间去了占米回教堂一趟,刻意选在星期五,想碰碰运气看能否拍下穆斯林的祈祷仪式,这点我在伊朗能够轻易做在,甚至被盛情邀请,然而在大马是事与愿违。

在祈祷仪式开始前,我留意到轻快铁站入口处,有一个马来妇女蹲在地上,双手掌心托着一本可兰经文册子,口中念念有词。我想把这一幕拍下来,又不想征求同意而乱了状况,于是不正面拍摄省略脸部表情,用黑白从侧面拍下马来妇女的脸部轮廓,记录下当时的街景。

我全神贯注地拍摄,沒察觉身后一位身穿宗教师长袍的马来先生留意着我,转身时见他上前,即开口问我为什么要拍她?我回答说只是把街道动态拍下来。宗教师似乎不满意我的回答,用谴责的语气说穆斯林不乞讨,那妇女蹲着就是在乞讨,然后又说马华公会总会长不应插手355法令等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对着先入之见的极端派,我无意纠缠,搞不好会因话多生事端,于是离开现场。

在穆斯林教意里,也许真有穆斯林不乞讨这教规,但是我表达的是当时的街景实况,如果马来妇女是在乞讨,那也是当时的实况,我沒有美化乞讨,更不会丑化穆斯林。"身穿宗教师长袍的马来先生"的反应有点过敏,是自卑的表现,怕污点被放大,却不想办法去除污点,或帮助弱势。再从对马华公会总会长不应插手355法令的立场看来,"身穿宗教师长袍的马来先生"的表现是不民主的极端思维,是不应在民主社会存在的。

我离开占米回教堂后,去了武吉免登,见在广场门口有三位马来年轻人在街边驻唱,从装置看,这应该是广场的宣传活动。我想如果"身穿宗教师长袍的马来先生"在的话,必会谴责在斋戒月不应该进行任何娱乐活动。

凡事须与时并进,否则恐龙也复活,人类就灭亡了。



Comments

Post a Comment